熱搜: 佳士科技  irobot  工業機器人  機器人  機器人產業聯盟  ABB  發那科  庫卡  碼垛機器人  機械手 

對話企業家〡優必選科技周劍:“機器人”也有春天

   日期:2021-03-19     來源:南方產業智庫    作者:阿芬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  央視2021牛年春晚的舞臺上,一頭“牛”引發了外界的關注——優必選科技研發的首款大型四足機器人化身“拓荒牛”,與劉德華、王一博、關曉彤等呈現了創意表演《牛起來》。這已經是優必選第四次與春晚相遇。

  “在智能機器人這個領域,我們就像一只‘拓荒牛’一樣,長期在無人區行進。”優必選科技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周劍說,這像極了深圳當初從0到1的創業過程,篳路藍縷。

  除了春晚“秀肌肉”,優必選的高光時刻還出現在2018年5月,其完成騰訊領投的8.2億美元的C輪融資,成為當時全球估值最高的AI創業公司。

  乘著資本的東風,2019年4月,優必選與中金公司簽署上市輔導協議。2020年11月,優必選增加聘請民生證券作為聯合輔導機構參與上市輔導工作——根據相關規定,融資規模超過100億元的IPO項目可以實行聯合保薦。

  最新消息顯示,優必選決定由股東民生證券來做保薦人,于今年1月在深圳證監局提交了輔導備案——預計此次募集資金小于100億元。

  面對機器人艱難的商業化,優必選能否順利鋪平上市之路?近日,周劍在深圳接受了南方日報、南方+記者的專訪,就公司發展歷程、未來愿景及上市等問題作了解答。


優必選科技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周劍

  從0到1,做機器人領域的“拓荒牛”

  在周劍的辦公室,一尊機器人擎天柱幾乎陪伴了他的整個創業過程。早期機器人光開模就花去千萬元。

  因為在日本展會上看到可以靈活運動的人形機器人,周劍重拾了小時候對《變形金剛》的癡迷。2008年,周劍開始第二次創業,然而等待他的卻是一場噩夢,無數的技術瓶頸和難關讓他騎虎難下,大量的資金投入就像一個無底洞。

  研發過程中最難的是“伺服驅動器”,也就是能讓人形機器人自由活動的關節。單這一個關節,周劍和團隊死磕了五年。當時,韓國、日本、瑞士可以生產,但動輒上百美元的價格,注定難以量產和可商業化。

  在最艱難的時候,周劍花完全部積蓄,賣車賣房,借錢借到沒朋友。直到2012年下半年,“新物種”第一臺小型人形機器人Alpha終于誕生。

  2013年,周劍帶著Alpha參加融資路演,被深圳正軒投資有限公司創始人、董事長,也是比亞迪聯合創始人夏佐全一眼相中。夏佐全當場決定要投資這家公司。

  實現伺服驅動器的量產后,優必選開始自研機器人的“大腦”人工智能算法,推出多款商用服務機器人和個人、家用服務機器人,以及AI教育、智慧物流等行業解決方案。“一步一步艱難拓荒。”周劍說。

  1到100的過程也同樣備受煎熬。跳槽來優必選的人,幾乎都有一個艱難的適應過程,尤其是一些從手機等消費電子行業跳槽過來的高管。相比手機這種標準化、體系化產品,每推出一款手機,就能預判到其增長空間,并根據增長備貨,而優必選研發一款產品,未必能激起太多火花。

  市場要穩定的機器人,最重要的是對產能和質量嚴格把控。而智能機器人涉及幾千個零部件,還要在軟件設計,導航、語音、視覺等算法及伺服驅動器等軟硬集成上反復琢磨,早期因為訂單規模太小,也沒有代工廠愿意接單,優必選很早就在深圳設立了自己的自動化工廠。

  一些高難度的人形機器人,生產良率剛開始可能只有70%,都不好發給客戶。“互聯網廠商也許只需要一款App快速迭代就能解決,而我們的銷售、設計、研究院等部門經常為此相互追責。”周劍感嘆,如果內心很脆弱的人,是無法做下去的。

  但選擇機器人這個賽道又讓他有些慶幸,“互聯網商業模式也許一步錯就全盤皆輸,而機器人行業也許沉寂半年時間,也依然有機會,因為技術是需要沉淀的”。

  周劍說,身邊聰明的人很多,而自己則是那個最笨的,一心就把智能機器人做好就行了。


 
  從興趣到商業化的跨越

  研發機器人,始于周劍的興趣,但在業內看來,人形機器人還不足以成為剛需,產品大規模商業化仍需時日。

  “整個AI行業還處于弱人工智能階段,形成不了剛需。買一臺機器人回來干什么?黏度不是很高,體驗也不是很好。”周劍承認。

  這也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困境。即便在雙足機器人領域做到了世界最頂尖,無法盈利的波士頓動力依舊免不了賣身的命運,如今這家公司已歷經多次賣身。

  對于商業化的難題,周劍認為可以從三個方面突破:第一深耕技術,將AI和機器人技術深度融合,讓機器人的感知、運動和移動能力滿足實際的應用場景;第二從細分場景切入,研發專用的服務機器人產品,從單點切入再到面,形成機器人應用生態;第三要從解決社會重大問題和滿足社會重大需求突破,讓機器人發揮更大的社會價值。

  在優必選的展廳,產品線展示從醫療、教育到物流等行業,看起來和其它企業做著同樣的事情。其實不然,在周劍看來,這有如機器人的雙足,一條腿支撐優必選的商業化,將研發成果轉化為市場化驗證,另一條讓優必選得以心無旁騖開展前沿技術布局。

  而AI技術趨于同質化,乃至更多的模仿者,則讓外界產生懷疑,優必選能否持續領先?就在近日,就連投資了優必選的騰訊,也推出了自己的機器狗。

  “大家的基因是不同的。你能想象互聯網巨頭會去花力氣量產一個機械人?”周劍對比并不擔心,機器人行業需要長期堅持,牽涉成千上百種不同的技術,“最重要的是掌握關鍵核心技術,即便巨頭入局,也可以憑借前期的生態閉環形成競爭優勢”。

  “還存在很多細分領域,與其它廠商并沒有太多重合。”周劍舉例說,一些廠商獲取的場景是靜止的、高清的,而優必選的則是運動的、模糊的,形成了差異化。

  未來十年產業“量變到質變”

  在周劍來看,從0到1、1到100是艱難的,但從100到10000,卻只需要一個節點。

  周劍篤定,和輪式機器人相比,雙足的人形機器人既可以適應不同家庭環境,如避障、上樓梯,也更滿足人類的情感需求,“你看影視大片,里面的機器人永遠都是類人形的。”

  他也設想過,未來年輕人也許會變得越來越宅,他們需要一個情感陪伴,而與智能音箱的被動式陪伴不同,機器人是一個可以主動交互的陪伴,“也許你一回到家,機器人就回來和你打招呼”。

  如果放長遠來看,未來的家會是什么樣?在優必選看來,也許是全智能化的,例如,機器人幫主人把換下來的衣服送到洗衣機,自動摁下按鍵、洗完后又折好放柜子里。類似這樣的簡單重復的工作,都可以交給機器人。

  周劍把機器人行業劃分為兩個十年,過去十年是服務機器人的儲備期,未來十年則是黃金發展期,越來越多服務機器人解決方案將在垂直領域落地應用。

  “未來十年,也許會有一家萬億級的服務機器人公司出現。”周劍說,這就有點類似新能源汽車,從默默無聞、沒有人看得懂,到玩家扎堆入局,把市場做的風生水起。也將在未來十年內經歷這么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,質變可能就是一剎那的事情。

  周劍還設想了未來二十年乃至五十年后世界的樣子,“硬科技是需要長期投入的,我們始終還是要堅持長期不懈的拓荒牛精神”。

  【對話】


 
  南方+:最近優必選被外界解讀為“IPO重啟”,優必選上市計劃延遲了嗎?

  周劍:其實我們在一級市場融資還是比較順利,能夠支撐公司往前走。我們很早就提出了IPO,也希望了解外界對我們的看法,同時也在觀察資本市場的動向。對我們來說,上市只是企業發展的一個手段而不是目的,所以我們并沒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著急,而是以一種扎實的態度來推進。

  南方+:您出生和成長都是在長三角,為何選擇在深圳創業?

  周劍:深圳產業鏈非常有優勢,可以較低的成本找到你想要的硬件和設備,比如創業初期開個模就要報廢上百萬元,具有成本優勢且成熟的供應鏈配套能快速驗證企業的想法;這里民營企業居多,靈活性比較強,擁有鼓勵創新、寬容失敗的創業環境。

  南方+:對“十四五”規劃的落地實施,您有怎樣的建議?

  周劍:“十四五”規劃將AI列為前沿科技領域的優先級,企業作為自主創新的主體,要繼續發揚敢闖敢試、敢為人先的創新發展“拓荒牛”精神,做硬科技創新的拓荒者。

  中國在AI領域有一些先行的基礎,但各層次人才匱乏,建議加大政企校合作,普及AI教育,加強多層次人才培養,將基礎研究做得更加扎實一點,提升科研質量。同時我希望也對AI企業開放更多的應用場景,包括“十四五”規劃提到智慧交通、智能制造、智慧農業、智慧教育、智慧醫療、智慧文旅、智慧社區、智慧家居、智慧政務等應用場景,推動AI技術和產品與城市建設、經濟發展、人民生活更好地融合,讓AI發揮更高的社會價值。

  編者按:回眸2020年,極不平凡。面對國際國內形勢的深刻復雜變化,特別是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處于市場第一線的眾多企業審時度勢、創新求變、危中尋機。

  2021年是實施“十四五”規劃、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開局之年。開局影響全局,起勢決定后勢,站在新的起點,面對新機遇、新挑戰,企業定下了哪些目標,描繪了怎樣的發展藍圖?南方日報、南方+近日策劃推出《對話企業家》專欄,首季圍繞“十四五”規劃,與企業家論道未來五年戰略,暢談行業發展熱點與難點。敬請垂注。

  【出品】南方產業智庫

  【采寫】郜小平 周中雨

  【內容統籌】程鵬 趙兵輝 郜小平

  【視頻統籌】馬華 張迪

  【剪輯】周中雨 馬華 張迪 周鑫宇

  【海報/欄頭】吳穎嵐 譚唯

  【新媒體運營】馬華 歐旭江

  【作者】 郜小平;吳穎嵐;周中雨;譚唯;張迪;周鑫宇
 
 
更多>相關資訊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